【重磅】全国广电一网整合,8大“战役”同时打响!|行业资讯|甘肃省广播电视网络股份有限公司|
旧版入口  |  公司邮箱  |  公司OA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重磅】全国广电一网整合,8大“战役”同时打响!
更新时间:2020-05-28 14:36:17  |  点击次数:3058次
导语:中国广电作为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的推进主体,其重大使命是整合分散的各地省级网络公司,实质性获得三网融合业务双向进入权利,从而促进有线电视行业的规模化、集约化运营。其于2016年5月获发基础电信业务牌照,成为大家眼中的我国第四家基础电信业务运营商,并于2019年6月获得5G牌照,可谓收获慢慢。

2014年5月28日,业界期待四年半之久的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立,注册资本45亿元。按照总体规划,中国广电是2010年国务院在《推进三网融合总体方案》中明确的战略目标之一:加快培育市场主体,组建国家级有线电视网络公司。据称筹备组提交的方案多到十几稿,但中间因为各种因素,迟至四年半后才最终落地。

中国广电作为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的推进主体,其重大使命是整合分散的各地省级网络公司,实质性获得三网融合业务双向进入权利,从而促进有线电视行业的规模化、集约化运营。其于2016年5月获发基础电信业务牌照,成为大家眼中的我国第四家基础电信业务运营商,并于2019年6月获得5G牌照,可谓收获慢慢。

但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的步伐不可称之为快。就在中国广电成立5周年后,终于有确切消息传来:全国广电一网股份公司将于6月底之前挂牌,这标志着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迎来了又一重要时刻点。

从组建到全国主体成立,用了4年半!从全国主体成立到全国一网挂牌,用了6年!

嗯,宇宙在膨胀,时间在贬值,从4年半到6年,这并非不可接受。但一网整合公司的挂牌并非万事大吉,更非到额手称庆之时。恰恰相反,开弓没有回头箭,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出了第一步——后续的人员调整模式、700MHz清频工作、资产注入方式、上市公司整合路径等一系列问题都必须找到智慧的解决方案。

所以,切不可言必称网络整合、幻想于网络整合,以为网络整合一道好日子就来了。而是在积极融入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的大背景、大趋势下,真正入思考、去构建广电的核心竞争力,去适应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海外尘氛犹未息,诸君莫作等闲看——有鉴于此,在这里跟大家一起梳理和探讨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的8大核心要素,让“关注”与“关心”真正有落脚点。

1、网络整合能否阻止广电下滑趋势?

纵观2019年的广电上市公司财报,日子只能用有点“难”过来形容。根据格兰研究的统计:在2019年,10家广电网络上市公司的营收有4家微增长、6家负增长;净利润增长率1家增长、1家基本持平、8家负增长营业总收入达357亿元,同比下降9%;净利润总额为23亿,同比下降30%;利润率为6.4%,同比下降1.9%。

用户流失、营利双降,这些老生常谈的词汇这里就不赘述了。但时间不等人,IPTV不会等你、OTT不会求你、优爱腾更不会救你,留给有线电视的窗口期也就2、3年了。真到了那个时候,并不是说有线电视就不存在了,而是作为人家的“竞争对手”不够格了。

但全国网络整合能否真正阻止广电的下滑趋势呢?当然是需要的,起码有规模效应了,起码有中央军坐镇指挥了,所以很多人期盼着全国网络整合能改变目前现状。

但也必须要正视的是,全国一网公司挂个牌不难,挂牌了要真正发挥作用却没那么容易,要知道省网整合也是花了十多年时间才成为现在这个模样。另外,我们应该期盼但不能只寄希望于全国网络整合,更多还在于广电到底能不能向用户提供有吸引力的产品,能不能真正建立现代企业所需要的各种制度。

比如广电这一年来出现的高频词“高新视频”、“智慧广电”,无论是超高清、VR、互动,或者是各种智慧+的业务场景,怎么能够像B站的后浪一样叫好又叫座,这远比单纯的喊网络整合的口号要有价值的多。

还需要澄清的一个误区是,全国网络整合并不是要回到大一统的形式,竞争力的构建与实现还是得依靠省网的“主观能动性”,否则就是吃大锅饭的计划经济了,而小岗村才更能让大伙儿吃饱饭。

实际上,即使如IPTV也是“有收有放”,各个省级运营商依靠自己的资源禀赋和竞争格局大显神通,包括各类运营合作模式的创新、付费套餐的不断尝试、新业务的不断试错等。

真正能阻止广电下滑趋势的,只能是我们自己的奋斗拼搏精神。

2、如何加快全国网络整合步伐?

实事求是的说,即使省网整合已经初步理顺了出资主体、股权结构、三会治理、人事关系等工作,但仍旧有一些历史遗留问题,比如审批流程不到位、出资不实、资产瑕疵、人事归靠不清等等,牵涉到政府很多职能部门。

一个可以参照的案例是,日前在某上市网络公司并购中,深交所就指出,并购的标的网络公司中,历史上多次增资及股权转让,其中部分股东通过非现金资产进行增资,股权变动未经相关文化国有资产管理领导小组办公室审批,评估未经核准或备案,希望上市公司给出进一步解释说明。

正因为网络整合的复杂性,《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实施方案》明确提出要成立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领导小组,统筹网络整合各方面工作,这是2010年推广三网融合的操作经验。

根据广电总局介绍,截至4月15日,全国28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已正式成立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领导小组及办公室,积极推进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工作。各地也纷纷召开专题会,部署网络整合工作,而协调各方保证材料的齐全性和流程的完备性,响应利益受损方的诉求处理,无疑是重中之重。

从省网整合的历史经验来看,成立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领导小组是基础,如果要高速高效的推进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工作,一把手重视和行政手段强化是不可或缺的因素。就像本次网络整合工作,福建、江西、甘肃三省省委书记作出重要指示,进行专题部署,业界的关注度也更高。

加快全国网络整合步伐,雷厉风行的效率和强势行政介入,是需要依托的手段。

3、网络整合与5G如何实现一体化发展?

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与5G网络建设,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谁也不能等对方,但谁都需要对方。

特别是5G网络建设,是推动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的有机力量,必须让人看到希望和成果。目前,三大电信运营商的5G网络建设正在如火如荼的展开,每年投入的资金数以千亿级,5G终端设备和覆盖率日新月异。广电如果不能作为后来者加快动作,很快就会被市场挤出,被用户遗忘。

与之想对比的是,广电的5G网络建设实质性动作还不大,各地以试验性基站居多,700MHz的迁移也因为资金和局台网关系,进展低于预期。

不过好消息是,中国移动和中国广电刚刚签署了5G共建共享的十年合作框架协议。根据协议,中国移动和中国广电将联合确定网络建设计划,以1:1比例共同投资建设700MHz 5G无线网络,共同所有并有权使用700MHz 5G无线网络资产。在700MHz频段5G网络具备商用条件前,中国广电有偿共享中国移动2G/4G/5G网络为其客户提供服务,中国移动为中国广电有偿提供国际业务转接服务。

虽然很多人认为中国广电将700MHz“卖给”中国移动了,但如果考虑到中国广电短期内就通过中国移动获得直接服务电信用户的资格,这个合作起码是公平的,并非是单方面的“血亏”。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加塞”进入广电5G试点城市的“杭州”,华数传媒的动作有点后来居上的味道。据了解,华数启动的杭州广电5G试验网已经通过了中国广电的核心网验证,实现了与北京、上海的互联互通,四大类应用场景包括个人通信、家庭小脑、区域中脑及城市大脑。华数用行动巩固了自己无愧为最具有“电信运营商”特征的广电运营商称号。

随着各地广电5G试点工作的推进,相信此前困扰广电的5G牌照使用规则、5G建设与运营规划都会得到一定程度的解决,这将作为议价能力反过来促进全国有线电视网络的整合。

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与5G网络建设的一体化发展,简单点说,就是国网和省网的资源交换要对得上,对得上才谈得拢,谈得拢就能一体化发展了。

4、所有广电人都受益网络整合吗?

好了,说完了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的大政方针,回到一个关于所有人的利益问题,所有人都是这次网络整合的受益者吗?目前,似乎大家是这个看法,全国一网整合了,全部广电人就吃上中央的饭了,好日子就要来了。

确实,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一个国家的BK前兆首先体现在底层人民的生活恶化,对于一个行业同样如此。目前,广电的基层员工日子苦,有的人到手工资的下限已经从两三千元下降到一两千元,而且还不能保证按时足额发放,那么全国广电基层人员像盼救星一样盼整合,也就不奇怪了。

但美好的想象是一回事,现实却是另外一回事——对于广电人来讲,网络整合更接近于帕累托潜在改进而非帕累托改进。前者的意思是,网络整合会整体有利于行业发展,但部分人会利益受损。后者的意思是,网络整合希望所有人都收益,没有人受损。

为什么会这样?

首先,网络整合方案已经意识到人员整合的难点,提出妥善处置,所以有一部分地方已经先期启动人员身份的双向选择,希望从网络企业身份退回到事业编的,给予一次选择机会,以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但这个双向选择恐怕不是针对所有人的,而只是部分身份不清晰的人员,毕竟财政饭的名额也是十分有限的。

其次,大部分人都会进入整合后的新时代。但整合需要经济效应,人也不例外。中高层不好说,这两年也几乎换了个遍,但基层人员优化是非常有可能的,特别是工作相对重合的职能部门。作为现代化企业,这一点无可厚非。

所以对于广电人来说,千万别天天喊网络整合人飘了,不要一天到晚想着整合完成了,自己就成为中央工作人员了,待遇就上去了。搞不好自己首先成为优化的对象,还是加强自己的能力建设吧,这才是最靠谱的。

5、省网资产如何装进全国一网?

这是一个技术活,各地的网络公司差别巨大,有些双向网改投资大、网络基础好,有些高清化比较快,高清用户比较多,有一些市场经营比较好、商誉资产大,这些用户就值钱。但也有不少网络公司还是以基本收视为主,还存在出资不明晰、审批手续不全、债务关系混乱等资产瑕疵问题,这些用户就不那么值钱。

其实这种情况在省网整合和跨区域省网投资中就出现过,投资者认可的网络用户可以达到4000元/户,而不被认可的1000元/户还觉得贵,你找谁说理去。

所以,在全国一网整合中,如何能公平公正的体现各地的资产价值,如何在大家认可的前提下进行资产评估,以确定各家的小家底,从而汇入国网的大盘子,是一个非常棘手的事情。

4月23日,中国广电召开网络整合审计评估工作布置会。会议的召开标志着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审计评估工作正式启动。会议要求,各省网公司抓紧布置,按照职责和时间表,推进审计评估工作有序开展。

5月11日,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之法律尽职调查机构招标项目中标公告显示,首批23家非上市网络公司的尽职调查机构已经确定,虽然没有选择一家,但也是有限的几家,标准会相对统一。

随着资产评估和尽调的推进,离各省的省网资产装进全国一网就更近了一步,但这中间仍然还有大量工作要做。比如按照整合方案,非上市省网公司参加整合,以相关股东持有或合计持有的省网公司51%的股权出资,并根据评估后的净资产价值作为出资额,占有相应持股比例。这个51%如何出资就有不同的操作空间。

根据公开报道,河北省的做法是,协调省网公司(筹备组)落地实施,确保在4月30号前完成新设持股份公司注册登记,5月10号前完成省网公司股权变更登记到持股公司、持股公司出资审核等各项工作。

省网资产如何高效快速的装进全国一网公司,还需要密切关注其进展。

6、广电上市公司的整合路径还未确定?

相比非上市网络公司还是关起门来商量讨论不同,广电系上市公司的整合路径则要仓开大门透明化。毕竟上市公司涉及公众投资者利益,有一套更为严格的公司治理体系。这也是将证监会作为文件起草单位的初衷之一。考虑到上市公司严格的监管措施和信息披露,这也是全国一网整合的难点。

按照整合方案,文件明确指出:“已上市网络公司参加整合,根据各上市网络公司实际情况,以现金或其控股股东(第一大股东)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出资,出资额为所持股份的价值,其定价按照《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监督管理办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确定。已上市网络公司控股股东(第一大股东)以股权出资的程序按照《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监督管理办法》《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的要求进行。

但实际操作恐怕有很多变量。比如,广电系上市公司装有非有线电视网络资产的如何处理,比如华数、东方明珠、电广传媒?广电系上市公司是按照市值还是净资产作为出资依据,尽调和评估机构如何既能全国统一,又考虑上市公司的历史延续性?如果是按照市值,考虑到上市估值通常更高,非上市公司是否答应,如果按照净资产,广大股民又不会干。

退一步讲,即使按照市值,那么这个市值的定价基点如何确定,如何避免股价可能面临的剧烈波动?毕竟考虑到大量是几十亿市值的上市公司,这里面会有很大的空间。

从目前的进展来看,整合首先将聚焦于非上市公司的整合,比如确定的尽调机构就不包括上市网络公司。而像天威视讯、歌华有线、华数传媒这几家现金流充沛的上市公司,都对累计的未分配利润进行了高额分红,力度大大超过以往,将几年挣的钱一下子拿出来回报股民了,显然也是考虑了网络整合的预期。而就在5月27日,歌华有线更是突然停牌,令人浮想联翩。

广电上市公司拥有1/3以上的有线电视用户,显然将其纳入整合范围才叫真正的完成全国一网整合。只是上市主体的整合路径还有待观察。

7、都有哪些战略投资者进入?

广电不是缺钱,而是很缺钱,所以引入战略投资者一直被认为是解决广电系统资金瓶颈的有效方式,同时能够带动内部改革创新活力,实现内外部资源的有效嫁接。

事实上,整合方案也明确提出,全国一网将由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联合省级网络公司、战略投资者共同发起、组建形成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控股主导、对各省网公司按母子公司制管理的“全国一网”股份公司。

所以引入战略投资者是必然的了,唯一的疑问就是引入谁?

2019年3月,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分别与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阿里巴巴集团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在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发展、改造升级、产品开发和运营管理中形成战略联盟,努力将广电网络打造成新型的媒体融合传输网、数字文化传播网、数字经济基础网和国家战略资源网。

此签约公布后,当时外部就一直传闻中国移动和中信集团将作为广电的战略投资者,确实,这两家都有钱,而且也有资源。

而在2019年底又突然传出了另外一家战略投资者主体——国家电网,两家都简称为国网的公司传出了绯闻,甚至有消息称,广电就等着电网的钱“等米下锅”了,传的可谓神乎其神。

不可否认,国家电网在5G时代有很多想法,也有很多动作,甚至聘任了原中国移动董事长尚冰任职外部董事,其对于有牌照和政策支持的广电确实有诉求。

不过随着中国移动与中国广电合作最终以1:1均等出资,国家电网似乎是出局了。但也有业内人士判断,接下来国家电网以B端客户的身份,使用中国广电与中国移动共建共享的5G网络,仍存在较大的可能性。而且本身中国广电与中国移动的合作不影响国家电网作为战略投资者的身份参与。

中国移动、国家电网、中信集团、BATT们,这些都将是广电的潜在战略投资者。

8、局台网关系未来走向何方?

谈完了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整合,就不得不关注与之有关联性的局台网关系走向,这在省网整合中也碰到过,彼时的表现是市县一级的台网分家。

事实上,因为电视台、有线电视、无线电视,以及近年来冲击比较大的IPTV,局台网的关系一直比较乱。但乱归乱,大家同处一片蓝天,算是一个系统内的阶级兄弟,说来说去算是自己人,谁觉得过不下去了,内部会重新把蛋糕分配一下。

但全国一网整合之后,控股权都收到中央了,省一级的局台网会面临之前市县一级局台网分家的局面,那么这个“自己人”的成色就要打点折扣了。可以对比的是,信管局和当地运营商的关系,显然没有现在广电局和当地网络公司的关系紧密。

随着网络整合的推进,省一级网络公司和广电局的关系定位显然是需要一个调整适应的过程,网络公司与电视台的关系也可能更加疏远,毕竟双方没有太多的直接利益关联性了,这就意味着地方局台网关系将出现新的局面,有线、无线、新媒体的江湖或许也要重新制订规则了。

湖北的一个做法值得关注,不知道是否是今后地方局台网关系的一个可参考模式:

为创造性地构建新时代局、台、网一体化发展工作格局,努力实现1+1+1>3的合力和效果,省局与省台、省广播电视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建立联席会商制度。联席会商采取会议、现场调研等方式开展,原则上定于每年6月和12月各召开一次专题会议,根据工作需要可及时召开会议,部署重要紧急工作。每次会商后,各单位根据工作职责,应于会议纪要印发后10个工作日内,及时书面反馈相关决议的进展情况。

剪不断理还乱的局台网关系,未来会走向何方,这个调整会不断进行。

【责任编辑: 白晶 】

原文链接:https://www.tvoao.com/a/202562.aspx

如果您觉得文章还不错请帮忙分享: